「在谁也进不来的二人世界里,一切相信的事物,我都紧紧握在手中。」

可以叫我影寻,坐在sot南国组与kk坑底。

望能以最好状态写出理想的作品来,往后还请多加关照了。

由于些意外状况所以本子就再新招一名文手啦!然而不会说安利也不晓得该怎么把合志说的很有魅力,但是一群唠了就停不下来的写手就在群里等你的到来啦❤想来就来想试就试,一起来创作维赛的故事构建你想看见的世界吧

卡士:

维赛合志本彭罗斯之阶招募写手啦。
参本人员相处氛围良好,封面设计内页设计宣图制作均已经找好。死线在七月末。
一人需要交一至两篇稿。可包含已发布的旧文,字数加起来需在一万字以下。
感兴趣的可以私信我询问具体信息,需要审核。
占tag抱歉,二十五号删。

落叶风下

留加x诚cp向

他曾站在风里,你能看到你的爱


当你刚从乡下被接到城市里、接到母亲身边的时候,你头一回见她,虽然还不太敢开口多说话,可看着她的眼睛里却一直闪动着喜悦的光,衬得整个人都明亮温润。


可这明明朗朗的开头却断得很快。当你们在新家里住下来未过数月,你的神情就一步步被陌生与冷冽所取代,原本的怕生变成了沉默寡言,你因为何物步步紧逼而不断退缩,最终退无可退只好用避而不见为应。


你的母亲曾意识到你在抗拒什么,然而一直从小学到你中学三年级,她都不明白你究竟在抵触何物,又究竟需要什么。她感觉自己看不懂你,感觉这孩子的心好像是冷的。斗转星移以来尽管...

绵延

留加x诚cp向


他看见有光在牵引他。从重重黑暗里透出来的,纤弱而耀眼的一束。

身躯随阶梯回旋而上,推开通往楼顶的普蓝小门。断续的声音在耳畔隐隐约约地徘徊,太过于朦胧。仓鼠被他留在了妈妈卧室的桌子上,正在吱吱响着轻轻爬动。

黑白色调上跳动着微光,眼中的画面里有谁伸手与对座人碰杯。

「这是为了...秘密...」

夜风在周身流窜。

「在那之后有马上回家吗?」

「...担心…我…?」

「啊,算是吧。」

「我...公园...一会儿...」

「一个人?不对,和你的小鼠朋友待在一块?」


前两天持续下雨,白日天色总是差的不行,夜晚了便漆黑的一干二净,半点星子也望不见。

他迟缓却...

撺掇大家来点文和扩列..
真的,点文,扩列,我又不凶不嫌弃的话想扩就来!一起来聊脑洞唠南国多棒!为什么lof永远扩不开没人搭理,至高神在我身上安了个咒吗(醒醒

《一簇明火》

今天有谁突然告诉他,说他显老了,他心里头一咯噔,意料之外涌上心头。等对方寒暄几句后再离开,他才反应过来按照自己三年前的性子,不是早就该横眉竖目地把那人提起来再用长短刺剖个痛快了么。

但他此刻却在惊异于自己的改变,未曾想到才过去一千天不到眼中所及就已变得截然不同。而待他回过神来再注视着眼前,就发现摆在他面前的早不再是很久以前那把如影随形的长短刺,而是白纸、黑笔,与一台鸦色电报机。


政变已经开始这么久,动荡也持续这么久了。


老这个概念以往从来不是放在他身上,而是放在他的挚友,更确切该说是爱人身上。

不过周遭评价维鲁特的词语并非显老,而是老成。这样子的形容当时...

突然开点文,不嫌弃的话就带梗或剧情来点吧?

长期性的。cp限定维赛/赛维/无差,但是估计不会很快就写完。会在评论里挑选写,当然前提是有人愿意来点…

《必亡》

实在是碰巧撞在了520这天发……热度这种就随它去吧


必亡


他出生时似乎携着无限风光、注定前程大好,实际上刚跻身中流贵族的身家背景不仅争不来半点特权,遭人异眼的机会反倒更多。

牧师说他生来一双红瞳,威严凛然深难见底,将来必成大器。有这最初话语一诺千金,又是独子,从小到大他听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你是克洛诺家族的最大希望。

幼年时他亲眼看着全家被卷入一场风波,在颠沛流离里险些万劫不复,必须要压弯脊背死死攀附高树才得以苟延残喘。在那段艰难时期里母亲曾紧紧地抱住自己,他从她怀里仰头看过去,眼中所见的就是母亲正无声无息地泪流满面。

那时候他还年幼,不懂很多,却也认...

《天悬亿里星河》

……希望自己还没有那么废物。


天悬亿里星河


  他们的故事开始于用锐刺割裂往昔年岁。


  当时间不知不觉地来到深夜十二点四十分,办公室墙面上的时钟走得轻悄安逸,偌大房间里只有桌上的台灯亮着光芒。维鲁特停下了手里的笔,抬头望向窗外夜幕之下变幻难测的流云。


  他们的生活曾也算是安逸,直至浩劫到从天而至。那场爆发于全维尔哈伦的天灾犹如一场暴风席卷了整片大陆,没人知道怎样才能从这场天灾里活下来,也没有知其起因。它从最初被认为只要圣塔出手了就能平息下来的神力波动发展到所经之处无人生还的恶魔化身,只用了连一个半月都不到的短暂时间。...

《春生》

长文是什么,不存在的,这个人写得死去活来后开始放飞自我


春生


  有一人同他相伴十几年,挥舞长刺只为护他周全,为他时刻谨小慎微、警惕满眼,而他们推心置腹共步一段人生,从翩翩少年一直走到方刚老成,可他一度对赛科尔只剩了压不尽的愧意,因为他目睹对方在天高云淡下逐渐成长,再站在南国温热的夏风里享受晴光,现在却必须被汹涌暗流死死束缚住手脚。


  他曾认为是自己没及时迈开既定好的分别步伐才造就如今太多事情的不可挽回,无所不至地殚思竭虑,只为了能早日送对方离开自己所在的这片污浊泥沼。


  可直到这天再巨细靡遗的精打细算也抵不过蓄意已久...

说得太对了就是这样,朋友们别犹豫快来吃糖

南怜独溪_濒死六:

大半夜笑出声。朋友,你爱吃糖吗???

Cocanine.-:


真的真的,发糖不要钱,包你吃到腻。

卡士:


这种普天同庆的日子最适合打广告了。

维赛合志本《Penrose Stairs》。买一送一,买两本送三本,买三本送五本,买四百一十本,我的天啊,我送您整个塔帕兹!

不甜不要钱,腻到齁死人。

若有一篇虐,主催提头见。

参本的每个太太都是上刀山下火海,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写出每一篇收录文章。在无数痛苦过后,太太们明白了只...

1 / 2

© 灯盏万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