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盏万千

你该放宽心,凝起神思向前走。

可以叫我影寻,坐在sot南国组坑底。

希望能以最好状态写出理想的作品来,往后还请多加关照了。

你拥这尘世入臂弯

*舟渡


燕城入冬以后的天算得上一等一的凛冽,寒冷和风一起钻进人的袖口里边,呼啸着搜刮过每个人烟稀少的街角。

而暖色调的房间能够把外界的刺骨隔绝得干干净净,窗门一关就是个封闭的独立世界,带着融融的暖意化到人的心底里去。

费渡躺在床上,柔软的枕头枕在头下,橘色的床头灯灯光往他们这儿照过来。

骆闻舟方才才从他身上离开,现在两个人都带着些调和不过来的喘息。今遭费渡的睡意来得有些迟,终是有件事搁在他心口,堵在那不上不下,叫他想开口又欲言又止。


现在距张春龄那件事结束已经有大半年时间,先前还热热闹闹地过了年节,一眨眼便入了冬,天气还冷的一天比一天变本加厉。骆闻舟经常出了门就打...

尤诺曲震撼力真的强,惊得怔在原处,副歌会听的想哭

其实关于那个名台词投票,我格外想听维鲁特的①,就是他装模作样引朗尼上套的时候

因为维鲁特之前两次露声音就都带了嘲讽腔,可以说类似的台词已经能够想象出大概来,但他摆演技挖坑时的声音是从来没听过的,更加想象不出,就很好奇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再加上①里挑的那段台词写得还特别有意思,长,又是一连串佯装附和层层推进的感叹,于是就更想听听是什么样子了

可能是我看待台词价值的角度太偏,但于我个人而言还是感觉实在是可惜了..大概不会有这个机会了,有一点无可奈何

中秋快乐!这个点了还有人吗

《澄蓝色天穹》(上)

赠给 @云杉 刀剑儿的点文,有涉及特别曲及小说章节《月儿谣》相关内容

太久不见了。时隔很长时间没有写过,不知道现在写出来会是个什么模样,也当是先发出来试下水了?如果你读了以后想打我,那我就躲(划掉

只是能读完的人大约都是天使了


-你知道终会有明日将你我相连。


*


那年维鲁特坐在港湾海畔的独屋里,幼年的身板在偌大的书桌前显得渺小。而这房间除了他便再无旁人,窗外呜呜作响的透明晚风与循环往复的浪潮声响似乎永远也等不来终止的一瞬。

眼下时间已经挺晚了,一个多小时前斜眼阁下还来催促过建议他尽早入睡,但到了一个完全陌生、先前不...

【KK】Our Heart

kkl/rps/光一视角

竭尽所能成品依然拙劣,希望能够描绘出他们一星半点的美好来吧


当他换完衣服从休息室走到走廊,自然而然地就想起许久前他们一同走下ΦConcert的舞台后的光景。

彼时他方才正站在无数双眼汇聚的焦点处,感受到窒息感骤然席卷胸腔,随即目中所及的世界与手下的弹奏一起停摆,习以为常的镜头在那瞬间不再如幽灵般游走,自天际洒落的素色光芒像冰一样凝固,而眼里站在麦克风前弹唱的身形,能让他见到十年间一路走来的所有时光。

等他们离开了万众瞩目的舞台,也依然是通过这条走廊回到休息室,装作听不见周围的哗然与混乱。他的相方走在他身边,然后身旁的声音突然告诉他,说我刚刚差点...

落叶风下

留加x诚cp向

他曾站在风里,你能看到你的爱


当你刚从乡下被接到城市里、接到母亲身边的时候,你头一回见她,虽然还不太敢开口多说话,可看着她的眼睛里却一直闪动着喜悦的光,衬得整个人都明亮温润。


可这明明朗朗的开头却断得很快。当你们在新家里住下来未过数月,你的神情就一步步被陌生与冷冽所取代,原本的怕生变成了沉默寡言,你因为何物步步紧逼而不断退缩,最终退无可退只好用避而不见为应。


你的母亲曾意识到你在抗拒什么,然而一直从小学到你中学三年级,她都不明白你究竟在抵触何物,又究竟需要什么。她感觉自己看不懂你,感觉这孩子的心好像是冷的。斗转星移以来尽管...

《一簇明火》

今天有谁突然告诉他,说他显老了,他心里头一咯噔,意料之外涌上心头。等对方寒暄几句后再离开,他才反应过来按照自己三年前的性子,不是早就该横眉竖目地把那人提起来再用长短刺剖个痛快了么。

但他此刻却在惊异于自己的改变,未曾想到才过去一千天不到眼中所及就已变得截然不同。而待他回过神来再注视着眼前,就发现摆在他面前的早不再是很久以前那把如影随形的长短刺,而是白纸、黑笔,与一台鸦色电报机。


政变已经开始这么久,动荡也持续这么久了。


老这个概念以往从来不是放在他身上,而是放在他的挚友,更确切该说是爱人身上。

不过周遭评价维鲁特的词语并非显老,而是老成。这样子的形容当时...

《必亡》

实在是碰巧撞在了520这天发……热度这种就随它去吧


必亡


他出生时似乎携着无限风光、注定前程大好,实际上刚跻身中流贵族的身家背景不仅争不来半点特权,遭人异眼的机会反倒更多。

牧师说他生来一双红瞳,威严凛然深难见底,将来必成大器。有这最初话语一诺千金,又是独子,从小到大他听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你是克洛诺家族的最大希望。

幼年时他亲眼看着全家被卷入一场风波,在颠沛流离里险些万劫不复,必须要压弯脊背死死攀附高树才得以苟延残喘。在那段艰难时期里母亲曾紧紧地抱住自己,他从她怀里仰头看过去,眼中所见的就是母亲正无声无息地泪流满面。

那时候他还年幼,不懂很多,却也认...

《春生》

长文是什么,不存在的,这个人写得死去活来后开始放飞自我


春生


  有一人同他相伴十几年,挥舞长刺只为护他周全,为他时刻谨小慎微、警惕满眼,而他们推心置腹共步一段人生,从翩翩少年一直走到方刚老成,可他一度对赛科尔只剩了压不尽的愧意,因为他目睹对方在天高云淡下逐渐成长,再站在南国温热的夏风里享受晴光,现在却必须被汹涌暗流死死束缚住手脚。


  他曾认为是自己没及时迈开既定好的分别步伐才造就如今太多事情的不可挽回,无所不至地殚思竭虑,只为了能早日送对方离开自己所在的这片污浊泥沼。


  可直到这天再巨细靡遗的精打细算也抵不过蓄意已久...

12
©灯盏万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