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影寻,坐在sot南国组坑底。

想扩南国同好及同好群,所以如果不嫌弃的话请直接来私信!

望能以最好状态写出理想的作品来,往后还请多加关照了。

【KK】Our Heart

kkl/rps/光一视角

竭尽所能成品依然拙劣,希望能够描绘出他们一星半点的美好来吧

 

当他换完衣服从休息室走到走廊,自然而然地就想起许久前他们一同走下ΦConcert的舞台后的光景。

彼时他方才正站在无数双眼汇聚的焦点处,感受到窒息感骤然席卷胸腔,随即目中所及的世界与手下的弹奏一起停摆,习以为常的镜头在那瞬间不再如幽灵般游走,自天际洒落的素色光芒像冰一样凝固,而眼里站在麦克风前弹唱的身形,能让他见到十年间一路走来的所有时光。

等他们离开了万众瞩目的舞台,也依然是通过这条走廊回到休息室,装作听不见周围的哗然与混乱。他的相方走在他身边,然后身旁的声音突然告诉他,说我刚刚差点就想说了。

「我在想要是刚才台下的反应更加激烈,我会不会真的脱口而出。」

对方这么说着,讲着讲着突然就笑了。

而这笑声在他听来就像是在对这种想法感到可笑,仿佛只要一细思就能明白其荒诞不经。

他一时心底发颤,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伸手去把对方的手握住,旋即迎来的是两个人一致的静默,同时感知到的是两个人一致的心跳。

 

他曾经也有想把自己的爱意拼命拼命说出来的时候,说给镜头听,说给记者听,说给主持听,巴不得荧幕后每个看着他们的人都能看见能听见,再深深地记住。

在临近二十一世纪时他意识到自己应做的事,他看着身侧的相方因为自我怀疑与过分压迫开始坠向深渊,看着对方一步步想法悲观甚至是自我厌恶,心理与身体健康一同走向低谷,于是他开始迈步去奋力追寻自己向往的事物,无法确认能够一步一个脚印却还敢无所畏惧地一直往前冲,只要有了目标就足以一往无前,这大概就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时代所具有的特权。那段时期他什么都不考量,什么都不思虑,没有学会遮掩自己的想法,也没学会在说每句话之前都仔细判断是不是能将其原原本本地道出口。

他只知道作为KinKi Kids绝无仅有的另一成员,作为刚在工作方面最为触手可及的存在,他有着自己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他便这样站在刚的身边陪他一起撑过那段最辛苦的时光,做了本完全不在预期中的事情,踏上了本完全没有想过的路线。他那时心心念念的唯有那绝无仅有的一句:你一定要明白这世上有东西缺你不可,有东西,非你不可。

慢慢地他们一同从阴暗走向光明,他时时刻刻注视着的那个人终于寻找到了自己所中意的生活方式,不会再如以往一样再沉溺于不必要的情绪,无论是心态还是前景,一切都在柳暗花明般逐渐转好。

然而就在爱明晰切实下来的同时,理所应当的“成长”也随之到来了。

 

这所谓的成长,总是被一代又一代人谈及口口相传至今的词汇,他想也许就意味着接受更多、面对更多吧。

接受更多,面对更多。

没有办法再保持住原来那份坦率,终究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其实想来实在会觉得有些可笑,他们在一起钻研音乐,把爱写成词、把爱铺成曲,这是对他们来说家常便饭不过的事情,然而每场演唱会都要在五万五千人面前歌唱爱情的人却连自己心中的感情都无法光明正大地说出。可又正是因为经历了刻意隐瞒、刻意否认、刻意回避,才更能体会到感情是远离不了掩盖不了的东西。

哪怕只是在神情、在眼底、在下意识的反应。

刚偏向感性,他曾听到他问自己,问为什么我们的感情就不能开诚布公,不能让每个人都知道呢。实际上其原因真的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但大概不管换做谁听见这句话,回应都只能是哑口无言,如鲠在喉吧。

而他也并不是例外。外界总评价他堂本光一是现实派偶像,可他并不是会向自己不愿接受的现实妥协的类型,比起默认他更愿意做的始终是改变,只是有时候横亘在眼前的现实太过险峻巍峨难以跨越,以至于他无论怎样都必须要牵制住自己的脚步,时时刻刻自我告诫那些是非与警戒线,认清什么能够做,什么不能够做。

而渐渐地,现实在某些时刻真的不是大众偏见所异化而成的所谓的普遍认知吗?他不知不觉间也会这样想,也会这样问,会变得不想沉默以待,太想把内心的不甘大喊出口。

周围的朋友总在说他和刚越来越像,那在这方面他大约就或多或少地收到了刚的影响吧。虽说时至今日刚也早就明白自己在荧幕前言行举止的界限,但他懂刚实际上是希望自己不明白那些条框细则的。

他们都希望自己不明白,从不明白。

他们已不再年轻,不再具有年轻时特有的神采飞扬,也不是才半只脚踏进演艺圈的新生一代,永远回不到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候。伴着时光渐长必须要学会的是谎言与佯装,但偏偏他们共同走过的那坎坎坷坷的二十代叫他们明白,真实才是他们真正想追随的东西。

刚曾一度迷惘的便是自己究竟该呈现什么形象给大众,与设定不一的真实自我也能被大家接受吗。而他力所能及能够表现给刚看的,即是用实际行动告诉对方在镜头前展示真实的自我也无妨,因此他不需要让每个初次见面的人都对自己抱有完美的第一印象,不会嘴甜说话直白,表里如一就是他所愿意呈现出来的模样。

所以哪怕在当年ΦConcert的舞台上无所顾忌地行动闹得轩然大波家喻户晓,他也懂刚不会后悔,而他亦然。

所以他们才终于能够决定久违地再度追随自己的内心,就像年少时那样无知则无畏。

 

等他从休息室走到台下,刚已经先他几步在那里等候,两个人站在一起面对着面却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带着笑轻声试唱了两句最后确认耳返有没有出现故障。

在他们先前做下决意的时候,周围的朋友惊讶之余便是吃惊,询问他们你们确定要公开关系么,不怕这么做会引起什么后果吗。

作为开场的恢宏交响乐就将迎来尾声,此刻他们拾阶而上,在通往舞台的大门后并肩而立。

而对此他们也仅是回答,我们还会怕这些吗。

能够付诸行动,就不会再反悔。

 

身旁的刚突然歪了歪身子低声对他说,这还是第一次以爱的聚合物开场。

他本来还挺严肃,听见这句话一下就笑了,下意识转过头去盯着他看,问你在紧张吗?

怎么会。对方才笑着回答完这句话,熟悉的前奏旋律就彻响于每寸空气。

随后一人的右手与一人的左手无声相握,十指相扣。

如果接下去迎来的将是波涛汹涌,那一起面对就可。

几十年走来皆是如此。

 

旋即他们肩靠着肩,看着横亘于眼前的巨门一寸寸打开。

在他眼里,就好像所谓的现实与不可逾越,也在为他们一寸寸让步。

然后,光照了过来,璀璨夺目。


「从今往后,我们将创造出至高无上的时间。」

「那是神赋予“两个人”这个词语的命运。」

评论
热度(44)
  1. 尽不相逢灯盏万千 转载了此文字

© 灯盏万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