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影寻,坐在sot南国组坑底。

想扩南国同好及同好群,所以如果不嫌弃的话请直接来私信!

望能以最好状态写出理想的作品来,往后还请多加关照了。

《启程》

删改自《亮色》并重发,感谢曾支持原文的朋友们

南国组无差,若ooc致歉,祝阅读愉快

 

启程

 

  前些日子幼教班里来了个新老师,主要负责的是主课课程间的娱乐活动及体育健身。那着实是个有趣的人,纵使是进到幼教班许久年月的教师也不曾见过有谁能像他那样与孩子相处的那般欢乐融洽。

 

  他一头湛蓝的短发像是着了晴空的色泽,眼睛里更是淌进了宽广的海。他站在运动室和课堂里似乎会发光,足以把人看得径直愣在原地。朝气的声音可将一整天的活力尽数带动,唇边的笑容能快活到人心里去。孩子们与他呼应的无比自觉嘹亮,分明是二十一二的年纪,却和十五岁少年一样生龙活虎。

 

  只是而今这青年打开窗户迎着夏风,深吸了一口塔帕兹暖热的空气,手边是收拾齐整的轻便行囊。他还没在这里待上多久就又要走了,也不清楚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或许就是奔着下一项他感兴趣的事情而去。毕竟脑海里的那抹声音告诉过他,既然不确定自己的梦想,那就尝试着去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入手。

 

  因为他只愿意对自己喜欢的事情下功夫。维鲁特还真不愧是从小与他生活到大的挚友,比谁都要了解他。有个问题对方也在过去同他提过好些回,只是他从来都吊儿郎当地不放在心上,等到如今真的必须面临它了,才觉得这还实在是个挺让人头疼的难以解决的麻烦。

 

  那便是他没有前程可赴,也没有梦想可追。这一路走来的二十年居然连个人生目标都没给他留下,等他不得不从过去习惯已久的生活环境里净身出户,他才发现自己的前路竟连个明确的方向标都不存在。

 

  这可真是糟透了的情况,赛科尔带了些无奈,笑着这样想。他从前其实也有藏在心底的不为人所知的愿望,只不过它已经因为他从往昔里脱出而变成奢想。一年前告别星城时他走得静悄悄的,哪怕先前还在与维鲁特高兴地谈论要怎样给孤儿院的孩子送道别礼,最终也还是在夜深时分一个人提着行李离开。

 

  他想走得干脆点,不想再踌躇徘徊更久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他总在思索自己应该会对哪些事来兴致,然后再逐一去着手尝试,但必须承认的是无论试了哪种都不正确,好像什么事也不能让他找回往昔的感觉了。

 

  不过啊,一切总会迎刃而解的嘛。赛科尔笑着显出两颗虎牙,仿佛这点小事于他而言完全是不以为意。他朝外望了眼车水马龙的街景,伸出手去拎起深灰色的提包,然后到了空荡荡的走廊。这里除了他以外没有别人,今天不是机构上课的日子。

 

  而当就要走到一侧的正门时他转回了身来,对着眼前自己已然相当熟悉的环境喊了声再见。这次他说话的声音还挺响亮的,并且是正对着空无旁人的走道,不像那回他离开克洛诺家,仅是背对着大门紧闭的宅邸在心中默然地道别,没有人听见,也不会有谁想到。

 

  好些时间过去,赛科尔转身抬手打开了正门,独身一人迈步远去。他说不清楚自己要去哪里,也许是去欣赏其它国家的旖旎风光,也许是开始接触自己另一个兴趣爱好,但不管怎样他肯定会一次又一次接连不断的出发,继而遥遥无期地前行的更远,直至寻找到下一件值得他全身心投入的事情,随后再真正启程,赴往那色彩斑斓、美满幸福的远方吧。

 

-完-
评论(2)
热度(22)

© 灯盏万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