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盏万千

你该放宽心,凝起神思向前走。

可以叫我影寻,希望能以最好状态写出理想的作品来,往后还请多加关照了。

尼吉《冰生花》

高中,短打,内含第二话初遇情节,不好吃与ooc希望还能多多担待

 

冰生花

 

  他在长廊的窗户台上坐惯了,今天闲暇时也一语不发地靠在这里。后背与发凉的瓷砖彼此相贴,余光无声息地捕捉在身侧有说有笑来来往往的学生群体,一双目光却始终注视着玻璃外的一片开阔远景。

 

  他认为自己大可以就这么在这儿坐上很久。他的教师曾旁敲侧击地找他单独谈过话,其目的无非是为了让他意识到自己性格方面的孤僻并加以调整。

 

  不过他从来不认为自己身上还有“孤僻”这样东西存在,但也实在不想做什么徒劳无用的解释。因为他明白即使做了解释也不代表他就会去和别人搭话,耗费时间虚忙一场这种事不存在任何意义。

 

  后来到了橘红攀上绿叶的深秋,学生们都在衬衫外加了件无袖款毛衣制服,他还是坐在从窗格外照进来的日光里,却感受到有道前所未见的视线特别地落在了游离于人群之外的自己身上,头一次。

 

  他的视野旋即明暗交替了几回,继而才扭头移过双眼。然后吉恩·欧塔斯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站在通透的浅蓝当中,他越过稍远的距离观察对方眼中的神色,在静止的时间与凝固的声音里,仰着视线沉不作声地就那样子望了整整半晌。

 

  直到对方朝他这里走过来两步,嘴角扬起恰到好处的弧度,同他打了声招呼:

 

  “午安。”

 

  他原先总显得没有所谓的眼睛睁了一睁,好像有什么在心底沉睡了许久之物终于重见天日。那洒在身上的浅淡金黄开始拥有融融的暖意,然后他也微微地笑了,确信了自己先前的认知完全正确。

 

  这个国家从没有条文规定每个人都必须和自己不感兴趣的人说至少一句话,而有的东西也早有命数注定它必然会从天而降。

 

  空气出现牵引力,它在拉他站起来。

 

  “午安。”

 

  于是他便问候回去,两手置入校裤的口袋,说出了自己的姓名,

 

  “你好,这里是吉恩·欧塔斯。”

 

-完-

评论(6)
热度(21)
©灯盏万千 | Powered by LOFTER